万达电影重组万达商管回A均无进展 万达集团风波迭现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8-09 18:17

万达电影重组万达商管回A均无进展 万达集团风波迭现

2018-08-09 17:30来源:投资时报万达

原标题:万达电影重组万达商管回A均无进展 万达集团风波迭现

进入2018年,万达集团依旧状况频出,一边是管理层“意外”事件陆续有来,一边是“绝对安全”的两大保障——万达电影重组和万达商管回A均无进展

《投资时报》记者 孟楠

“2017年是万达集团历史上难忘的一年,万达经历了风波,承受了磨难。”对于在2017年深陷债务危机的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2017年工作总结会上不由得感慨。

然而,进入2018年,“难忘”,或将继续萦绕万达集团。

从南京万达茂总经理的“意外事件”到集团核心板块管理层持续变动,从集团个别“老臣”因以权谋私问题近日被北京朝阳警方带走,到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达商管)股东之一在与前者对赌协议大限将至时却转让所持股份,突发事件接踵而至。即便评级机构将万达集团信用上调,但2018年该集团的“磨难”已陆续有来。

为何多渠道信息陆续涌现?相关问题对于万达集团会带来怎样的影响?针对上述状况,《投资时报》记者向万达集团品牌部人士求证,其表示“高管和股权转让的事,现在我暂无法确认信息源。”而万达集团官网也并未有相关事件的任何信息。

评级上调难掩资金破口

在债务危机看似平稳度过背后,万达集团的资金情况仍存在破口的可能。

据媒体报道,8月7日坊间广泛流传一份《万达商管股权转让方案》(下称方案),该方案显示,万达商管股东之一——谦翌德闰股权投资基金(上海)有限公司(下称谦翌德闰),拟10.8亿元转让前者不超过1800万股股权,每股估值为60元。

据了解,按照万达商管退市时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对赌协议,2018年8月31日或退市两周年(以孰晚为准),万达商管如未如期在A股上市,万达集团承诺以每年12%的单利向境外投资人回购全部股权,以每年10%的单利向境内投资人回购全部股权。

之所以存在股东选择在此时股权转让,业内人士表示,一方面,寄希望于通过万达商管回归A股获取高额回报的部分私募基金,并不满足对赌协议中万达集团承诺的回报率;另一方面,根据证监会8月2日披露的IPO公司排队最新进展情况显示,万达商管的排名已从最高的第47位下滑至第85位,上市时间恐将进一步推后。

尽管2018年1月29日,万达集团官方发布消息称,腾讯控股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云商、融创中国和京东340亿元入股万达商管,收购后者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但随着谦翌德闰公开转让所持万达商管股份,这也意味着,投资机构对于“等价交换”或并不感冒。

同时,鉴于万达商管并未公布腾讯等战略投资者收购投资机构所持有的股份数量,因此,万达集团仍将面临支付回购后者全部股份最多约360亿元的本息合计金额。

刚刚缓解的资金压力,又再次呈现在万达集团面前。

不仅如此,在融资环境逐渐恶化的大背景下,万达集团意图进一步“降负债去杠杆”计划的难度已在增加。

在5月和6月陆续被标普国际和国衡信两家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先后上调信用评级后,万达拟发行50亿元的供应链金融(1-5)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却在今年7月遭遇终止。

除此之外,万达集团2017年业绩并不如意。官网信息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该集团资产总额为6891.05亿元,负债总额为4462.53亿元。同期净利润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34.04%和32.63%,分别仅为200亿元和255.84亿元。

审计严格仍存漏网之鱼

外患虽较2017年有所减弱,但内忧却在加深。

2017年万达集团的审计总结写道,“近年来,在王健林董事长强化审计监督的要求下,审计中心对腐败行为保持高压态势,查办了一批有影响力的大案要案,惩处了一批违法乱纪的腐败分子,对于性质特别恶劣、影响特别严重的坚决移交司法处理。”

如今,该总结一语成谶。

8月1日,多家媒体报道称,分别担任万达集团区域总经理和营销副总经理职务的金震和尹建武,因涉嫌利用职务便利谋取私利被警方带走。

相关知情人士透露,案发地在金、尹二人管辖的万达中区,以安徽为主,项目公司以“去化困难”为由,“曲线”获取相关审批权,然后将房子低价卖给外部供应商以牟取差价。

《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到,万达集团审计部门在4月接到相关投诉后即开始调查上述案件。据悉,该案件共牵涉区域公司、集团公司20余人,集团高管个人非法所得金额逾千万。其中涉案人员中最高职位者系万达集团总裁助理高斌,但作为任职17年的“老万达”却早已跟随贾跃亭的脚步出逃美国。

事实上,这并非万达集团内部腐败的个案。

据不完全统计,2002年至2013年11年间,万达集团累计处理违规人员43人,276名员工受到处分。不过,2014年和2016年,该公司并未在年度工作报告中披露当年的反腐情况。

记者注意到,在2015年7月14日,万达集团官网发布了一则曾轰动一时的贪腐通报,通报中公开了包括西安项目公司原工程副总在内18人的腐败行为。其中,原万达西安项目公司工程副总经理许振营、原万达百货总部综合管理中心工程物管部经理范学立二人向多家施工单位索贿受贿,涉案金额巨大,已移交司法。另外16人由于滥用职权牟取私利被免职。

进入2017年,万达集团审计部门查处的公司内部违规数量再度上升,几乎相当于该集团过去10年违规数量之和。

万达集团2017年工作报告显示,“集团审计中心2017年合计查处263起违规事件,解除劳动关系129人,司法立案3起,为企业挽回损失1.3亿元。”

除“内部腐败”问题日益严重外,万达集团管理层结构也并不稳定。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月至2018年7月31日,万达集团管理层18位核心高管相继离任,仅2017年离职的高管人数就多达8人,甚至部分高管的任职时间不满一年。

特别是该集团旗下万达电影板块的高管离职人数就已超过10位,这也直接影响到万达电影(002739.SZ)重组进程。

7月17日,因拟发行股份购买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股权的重大重组停牌已逾13个月的万达电影发布公告称,该公司预计无法在2018年7月17日前完成重组问询函回复,在此期间,股票将继续停牌。

管理层的频繁变动是这次深交所问询函中关注的重点问题。问询函显示,自2015年8月至2018年3月,万达影视先后两任总经理、六任副总经理离职。而就在万达影视推进重组进程的关键时点,该公司新任总经理袁鑫亦在入职不到2周即离职。

半年内三次换帅,无疑令该公司重组进程雪上加霜。

王健林在万达集团2017年工作总结中指出,“2018年将采用一切资本手段继续降低企业负债,包括出售非核心资产等。同时计划用两到三年时间,将企业负债降到绝对安全的水平。”

除万达影视重组外,万达商管回归A股无疑是万达集团“绝对安全”的最大保障。不过,尽管引入腾讯等四大战略投资者在一定程度上令万达集团暂时告别了“债务危机”,但随着新的对赌协议生效,投资方要求万达商管最晚上市时间亦延长至2023年10月31日。

这也意味着,万达集团的“绝对安全”仍需要更长时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