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约的潮流,从债券发行时“拍脑袋”的次数算起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14 10:52

违约的潮流,从债券发行时“拍脑袋”的次数算起

2018-06-14 10:06来源:格隆汇违约/债券/利率

原标题:违约的潮流,从债券发行时“拍脑袋”的次数算起

来源:鲁蛇达阵(ID:LoserTouchdown

曾几何时,国内的债务违约成了见怪不怪的市场潮流。

正常的金融市场中,除了金融危机时系统性风险,一般的违约并不可怕,多数是可控的独立事件。

但债券市场的问题在于良莠难分,连续的单一事件,便可能形成蝴蝶效应,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甚至同归于尽的景象。

而这一状况之所以流于滥觞,或许在债券发行时便已埋下病根。

很多人都觉得金融是个精准的活儿,但我的主观认知中,债券发行中,除了承揽时喝的酒和承做时码的字,其他诸如 承销费率、评级、发行利率、ABS分层到覆盖比率分析等等,几乎无一不有拍脑袋的成分(很有口德,说得很委婉)。

1、天差地别的承销费率

最近证券业协会公布了关于公司债券承销费的行业通报,涉及从2017年10月到2018年3月这半年的情况,用具体的行业数据让大家见识了白菜价的承销费。

大家为了抢下项目都要各显神通,甚至不惜报价“秀下限”。

债券发行,可以说已经是个完全竞争的市场。一旦某家券商突破下限,也就引起了类似恶性竞争般的结果。这一方面是因为僧多粥少的激烈市场竞争,另一方面是因为部分券商冲承销规模,以便于以后承揽时的宣传。

承销费率本身确实也没有客观的标准,人艰不拆的市场现状下,当然也就不管赚不赚钱,先抢下项目,捡到篮子里就是菜。

2、千篇一律的评级结果

虽然也知道评级机构的小伙伴们也都经常辛苦加班,可是对于评级业务本身实在还是不敢恭维。

以前同事也经常会说,即使我们看几个财务数据,也基本就能确定项目评级。如果达不到相应评级结果,也会得到评级机构同仁的一点“建议和提点”。

这个问题,有点也类似于08年金融危机时关于评级费应该由发行人还是投资者付的争论。这在技术和现实上,其实是不太可能改变的。

做项目时,明明看得出两家企业的差距,但结果通常是他们最后获得了一样的评级。有些对未来偿债真正重要的因素,反而可能跟评级结果是不相干的。

即使评级结果是一样,如果在报告中有所着重,也是OK的,不过往往这一点也并不常见到。

3、甜言蜜语的发行利率

关于发行成本,承揽时跟发行人说的利率,和最后发行的利率,也很可能是没啥关系的,这就像恋爱时的承诺和结婚后的现实之间总是多少有些差距。

这既是谈判现实,追你时当然是甜言蜜语,啥都没问题,先把你拿下,才有赚钱的可能;有时当然也是资金市场的客观流动性变动所致。

4、自由发挥的abs分层

关于国内ABS发行,尤其是非金融企业的ABS,有几点体会:

第一,风险隔离,好像存在感很低。

第二,虽然结构分层跟评级有一定关系,总体上还是比较自由发挥的,七三分还是八二分,看心情。

第三,收益权类ABS,怎么说呢,有点四不像。不管是高速通行费、电费还是学费的发行主体,除了这部分收益权的现金流,几乎没什么收入来源。但早期有些项目直接以全部未来收益为基础资产,这很奇怪又矛盾。为了顾及资金周转和沉淀问题,后续实际的现金流操作也很“自由”。

第四,关于现金流分析,嗯,预测数据是门艺术,艺术是有更充分自由发挥空间的。

5、先射箭再画靶的财务分析

有关系的是承揽时拿项目的时候。

至于偿债能力的各种财务分析,基本跟最后项目发行是没啥关系的。项目进行中因为财务分析本身而死掉的,应该极少吧。

因为,这从来不是重点。

毕竟,大家之所以从事金融,也并不是来拯救世界的,而是来赚钱混口饭吃的。只要拍不成傻子,多拍几次脑袋也没啥大的坏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